Page 8 - The Me Book - 我
P. 8

的群體來說,似乎不公平。也許如果我們通過收集資訊來檢驗兩種


          不同的策略可以幫助我們明確“誰是對的”這個問題。研究可以被

          描述為推斷性的或者歸納性的。有些研究在相關的資料分析之後作


          出歸納總結 (推斷背後的機能障礙),而另一些研究則在積累了更

          多資訊和資料之後才證明他們的理論闡述。我曾經的一位老師(華

          盛頓大學的本 麥克斯教授)將研究者劃分為兩類,一類是鑿井人,


          一類是金字塔建造者。鑿井人在一個相對孤立的環境下工作,他從

          一個領域轉向另一個領域,不停地鑿井並且希望他能挖到一口知識

          的甘泉。當他挖到了,那麼他可以同時解決大量的問題。另一方面,


          一個金字塔建造者則認為知識最好是幾個人一起努力積累獲得,任

          何一塊資訊都對其他資訊作補充,知識體系是從低到高一層層累積

          構成的。他在金字塔開始建造的時候並不清晰它最後能造成什麼樣


          子,但是在開始的時候會有一些基本的想法。個性理論家、精神病

          理學家可能就像鑿井人。行為學家則更像金字塔建造者。到目前為

          止,鑿井人還沒有挖到寶貴的石油。行為學家則相對已經走得更遠;


          建造中的金字塔基底應該比一口乾涸的井來得更加實在、可靠。將

          來也許會出現成功的鑿井人。天才的定義是花費相對較少的先前工


          作而能尋找到井的人。金字塔建造者則可能只是卵石堆砌機。當然,

          對於自然的假設並沒有優先的正確或者錯誤,我該向所有潛在的鑿

          井人致歉。























                                                              8
                                                 http://www.autism-awakening.com/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