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in

家長實操心得:願我的懊惱成為你的借鏡;願我的錯誤成為你的祝福!

家長實操心得:願我的懊惱成為你的借鏡;願我的錯誤成為你的祝福!

願我的懊惱成為你的借鏡;願我的錯誤成為你的祝福!

作者:怡貞

Untitled 10
我的孩子2歲2個月時,因為語言遲遲只能發出幾個食物的單詞,就近到署立桃園療養院評估求診,醫生告訴我孩子可能是自閉症,建議進一步評估,我於是轉往臺北找資源。

首先排到了台大醫院的日間病房,開始孩子的早療課程。當時這個班(家長陪同共十個孩子一班,一週五個上午)的治療師是一位非常資深的老師,這位老師每日在臺上帶著全班唱唱跳跳(我抓著一點動機都沒有的孩子一下子搖鈴鼓,一下子摸摸頭,好像扯線公仔任我擺佈沒有主動性),偶爾做些美勞(我抓著孩子完成一幅又一幅華麗的作品,但他連塗膠水都不會,我該怎麽教?),我以為這樣就是正確的療癒課程,儘管2個月後,孩子連看都沒有看老師或我一眼,我都不曾質疑過早療的果效。

孩子的手冊是在台大醫院評估(只有治療師和家長面談的一個小時)、核發的,診斷是自閉症中度,儘管我和我的孩子從來沒有見過我們的主治醫師。(這個聽起來很曲折離奇,我也沒想到台大醫院可以如此輕易就下一個孩子殘障手冊上自閉症的診斷).

相信專業醫師的建議,什麽方法都去試:

2歲4個月時,桃園療養院的小太陽日間病房通知我排到了。第一次到桃療的主治醫師的門診,醫師告訴我這樣的資訊:目前美國科學證明有效的方法是ABA教學,但是會讓孩子像機器人一樣;另一種新興的方法是RDI,孩子會比較活但是沒有規矩,沒有辦法配合課堂上的規矩。另外,其他媽媽們口耳相傳的療法,例如針灸、聽力療法都還沒有科學證實有效,但是每個媽媽都是各家方法都去試,所以孩子的進步也說不準那些方法是有效的。聽完之後,我心裡對孩子會變成機器人的ABA教學就沒有好感,但是我還是不知道應該如何安排孩子的早療。

這時,我也掛到了長庚兒童心智科醫師的門診,當我踏進診間時,醫師問我:媽媽,你來幹嘛?手冊都申請出來了!

我說:我只是想問問看,我能為孩子做什麽?

醫師反問我:家中經濟如何?

我說:要多少錢我都會拿出來,不夠的我會想辦法,醫師可有方法救我的孩子?

醫師回我:別的媽媽上什麽課,你就上什麽課,自閉症沒有什麽方法可以痊癒,時間和經濟允許下,就盡力去多上課。

我記住了這些醫師的建議,一直照做,舉凡自閉症基金會的ABA課程、地板時間、針灸、生物療法等等…,只要有一個家長說有效的,我都會去接觸或嘗試,現在我想告訴你的是:只有穩紮穩打的教學才能幫助孩子,沒有家長自己負起這個教學的主要責任,凡事只想外包,任何療法都沒有效。

回頭看我走過的這段艱辛路,看起來課程豐富,但是沒有銜接和連貫;看來子彈量多,但都是亂槍打鳥。當時的我完全失去判斷能力,我依靠的專業醫師其實不夠全面,我沒有正確方向,就像沒有目標的船,加上自己是個沒有經驗的舵手,這艘小船航在迷霧的海洋中,沒有前進,只有虛耗時間。

我深深祈禱,專業能有專業的水準,提供家長正確判斷的資訊和指引。

遊戲教學:

一轉眼,10個月過去了,孩子滿3歲了。這時我們認識了楊宗仁教授,楊教授名氣很大,有如自閉症界的鄧鐵濤〜嶺南四大名中醫。我滿心期待,我的孩子能在楊教授手中痊癒。沒想到,我去到人幼想排課時,老師還沒有評估, 看著我在旁邊沒什麽語言的孩子, 就告訴我孩子的能力太差,他們的學生能力都比較好。

我當時有些生氣,我兒子能力好的話,還需要來上課嗎?我轉向一間號稱是美國正統RDI線上教學的家長課程, 希望可以自己在家教孩子,但是沒學多久因為搬家至大陸而停止上課。

3歲4個月時,我搬家到了大陸,沒有覺醒的我依然是亂槍打鳥的到去找坊間家長口耳相傳不錯的機構上課,成效不大但聊勝於無。

孩子4歲5個月時,楊教授到廣州辦講座,我帶著孩子去見楊教授,這次的會面讓我相當失望,楊教授完全無法和我兒子互動。不過,在3天的楊教授講座中,我聽到了:「一周40小時的密集訓練,孩子會完全康復。」的理論,我被激勵了!

回到家,我很認真地陪著孩子玩,平日在家玩,晚上請家教陪玩,週末外出旅遊,我們母子的感情是變得很要好了,但是,說好的康復之日在那裡呢?孩子沒有基本的聽從行為,生活上大小事,全是孩子說了算,全都是家人依著他,他無需配合;當不合孩子心意時,則家無寧日。為了好好過日子,我們都依照著孩子的遊戲規則做事。這樣的孩子,根本沒有辦法進入學校學習。

我後來才知道,什麽叫做「斷章取義」一周40小時的密集訓練指的不是隨著孩子瘋玩的遊戲教學,而是嚴謹的DTT教學,是要用孩子能懂的方式,拆成小步驟小步驟,密集的訓練。DTT的最終目標就是要孩子能獨立于這個社會,任何介入目標,是要達到社交的意義,讓大家能接受。

其中最基礎的就是聽從行為,我很清楚知道,我的孩子在這已經流逝的早療時間中沒有學會聽從。

自己辦教育:

我和先生商量後決定,如果孩子無法上一般學校,那我們就自己來辦學校吧!我們從臺灣找了一位醫院的職能治療師合作,就辦起學校了。但是,大筆的錢花了、時間浪費了,我的孩子卻一點進步也沒有!原來並不是我自己擔任校長,老師就會對自己的孩子最認真、孩子就可以得到最大的進步!家長自己不懂,老師也不會重視你的孩子;最後老師走了、學校倒了,我帶著孩子從大陸搬回臺灣。

不放棄任何機會〜打字溝通:

回到臺灣,見到了好多孩子借由打字表達內心,我好羡慕,希望兒子可以藉著打字和我聊天,但是打著打著〜我發現不對勁,打字應該是個溝通工具而已,並不是療癒的好方法,那什麽才是根本的方法呢?

打出來的字彷彿他什麽都懂, 但是為什麽表現出來的行為卻好像什麽都不懂?

進入小學:

孩子上了小學,碰到了用心的導師、天真的同學、善心的家長,日子是平安無事,但是我看得到這巨大的隱憂,這舒適的環境是多麽搖搖欲墜,我想改變又不知如何著手。

神的安排,我的覺醒:

2014年8月,我聽到瑾心老師一日的講座,覺得很不一樣,卻又覺得不太明白。直到今年3月去香港聽瑾心老師的講座,才發現其中的博大精深,也知道了什麽是正統的DTT,原來以前聽到的都是山寨版,連A貨都算不上。
回臺灣後,我開始土法練鋼,挑我想用的方法教孩子〜順服權柄,孩子真的進步了,但是才教一陣子,我就卡關了,教不下去了。

我後來和一群已錯過黃金早療期,和 瑾心老師相見恨晚的家長,組了一個「瑾心讀書會」,大家一起共讀老師的書、共聽老師的語音教學,大家各自回家實作操練,再報告各自的進度與瓶頸。

今年暑假,我們這一群家長一路從臺北、竹南到嘉義,終於在千頭萬緖中理出一條線來,我們緊緊抓住這條線,我們想看到DTT的全貌。過去的時間我們追不回,我們要抓住未來的20年、30年補足前面走錯的路。

孩子是一面鏡子,他反應了另一個我不願面對甚至遺忘了的自己〜在孩子身上我看到我自己的逃避和害怕,逃避一步一腳印辛苦的教學,老是希望有奇蹟發生(中樂透可以請最好的老師來教,針灸可以疏通經絡,感統可以使腦神經突觸相互連結,遊戲可以換來眼神達到自然痊癒),但是孩子不是一場考試,不是一張文憑。害怕面對真實的自己。

我看到孩子想掌控環境,卻又只能用問題行為企圖掌控我;我明白他,卻不知道如何改變他,如果我都無法改變,他又要怎麽改變呢?

瑾心老師,直接讓我看到我在自責的自我控訴中耗損自已的自信,我沒有真正的面對問題,我以為有錢、有機構、有治療師,我就可以將孩子的教養外包。

忙忙碌碌這些年,現在的我發現錯了,我的夢破碎了,一場遊戲一場夢,現在我的孩子除了眼神稍有之外,沒有口語也沒有適切的非口語溝通行為,我僅憑著感覺做事及缺乏情緒管理,孩子在我身邊沒有可依循的準則,我的情緒好像鐘擺在兩個極端之間擺盪,不是夢著不切實際的幻想,就是陷入深深的低谷,孩子的情緒和行為也和我一樣,我是覺醒了,但我和孩子都回不到過去。

瑾心老師遍讀文獻,為我們指出最好的方法, 現在的我,看到幼齡家長還在三心二意,東挑西揀時,我真的想一巴掌打醒你們。你們聽過的,想得到的,我都試過;你們做不到的,我也做了,那些教學都沒有用,只是消耗體力、金錢,還有你對孩子的盼望而已。

我們一群大齡家長在臺北場已經出來見證, 瑾心老師的方法才是真正全面有效的DTT方法,可惜我們的孩子都很大了。時間永遠不會重來,願我的懊惱成為你的借鏡;願我的錯誤成為你的祝福!

見到老師出手〜面對硬仗,直接下手:

番外篇1~
竹南場時,我帶兒子想去跟老師打招呼,從到香港聽老師講座,執行權柄的建立也已經四個月了,自以為在家已經建立好我的權柄,但是還時敵不過遊戲教學的餘毒。

見到 瑾心老師時,孩子還沒跟 瑾心老師打招呼,就玩起 瑾心老師的遙控器, 瑾心老師出聲遏止,他還故意挑釁老師-繼續敲擊,沒有物權觀念、缺乏聽從行為。當 瑾心老師出手制止時,孩子竟然還使盡全力和 瑾心老師對抗,出聲音抗議、動拳揮手,他想要控制場面,他要大家聽他的。

有一位媽媽問我,為什麽你的孩子要掌控環境?

為什麽要大家聽他的?

我是認為,在孩子主導的遊戲教學中,孩子被養成他最大、唯他獨尊、人人應該都要配合他,這種長期錯誤的認知連結,真的讓我的孩子越來越目中無人。

不過,可喜的是,親眼目睹 瑾心老師出手,我孩子在瑾心老師聲音表情裡、鋭利老虎眼及不容孩子反駁的身體提示下,調整行為馬上出來,立刻明白哪些地方是瑾心老師的地盤,自始至終不敢再招惹 瑾心老師,十足尊重。

我真的很佩服 瑾心老師,沒有打、沒有罵,看准孩子動機,馬上讓孩子自己學會調整,自我調整行為〜這是多麽珍重的禮物!

小貼士~
孩子的問題行為不能逃避,要勇敢面對,戳破那顆未破彈,與其在外面不可控的環境下爆炸,不如裝備齊全引爆,可以使人員傷亡減到最低,即使有人受傷也怨不得別人,畢竟這炸彈是我們自己親手製造的。

番外篇2~
到嘉義時,我隨著 瑾心老師到小育家去看老師和小育(5歲)的互動與教學, 瑾心 老師和小育互動的3小時,完全是高密集、高強度的互動教學, 瑾心老師在過程中完全沒有使用任何正面增強的食物或鼓勵,但是我看到小育配合著老師作任何事,甚至老師停下來時,小育主動坐在老師身旁,關心老師喜歡吃什麽水果,老師成為小育自然的正增強,從不認識到喜歡,只有一個多小時,原來這就是 瑾心老師說的教孩子的人要成為孩子最自然的正面增強,現場看到,直呼老師真是太厲害了。

老師~我看到許多大陸家長或者是爸爸寫的覺醒,深感慚愧,我不夠全面瞭解透徹老師的演講內容,本來不敢將這篇交出,但是我還是硬著頭皮交了,我還在努力將書中內容和講座更多的重點融入教學,謝謝老師一再花時間替我看覺醒文,謝謝老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