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心老師專欄】:在破鏡中看到榮美

[瑾心老師專欄]: 在破鏡中看到榮美

——摘錄自瑾心老師2013北京講座分享內容

孩子確診後,

看著他就是哭,看著他就是怨,看著他就是想“為什麼?為什麼?”

我回想,我懷孕時做了什麼,媽媽的很多自責和質疑就來了。

人家看到這個孩子,很多人不懂,卻給你很多建議,告訴你應該怎麼做。

但他們不瞭解你現在心路上的很多問題,他們的建議很多是你根本無法承擔的。

最可怕是親人,很多人願意幫你,其實卻是在阻撓你。

你想教,他說你在虐待。

你在執行,他說你沒有愛。

像我的個性,那時也承受不了,我的爸媽公婆都不能理解。

我最傷心的是,有一群朋友,本來一起懷孕,以為自己的孩子可以和他們的孩子一起成長。

但是慢慢地、慢慢地,他們離開了我們的生活圈。

大家不會明顯拒絕你,但當你需要他們的孩子一起玩的時候,他們有不同的理由來拒絕你。

不是嗎?你越來越負擔,連朋友都背棄你。

孩子走在路上,就像是麻風病人一樣,別人看到你們過來,就把他的孩子帶走了。

這些我都經歷過。但是最難的經歷是什麼?

夫妻之間也開始了,我們夫妻之間也開始了。

我的先生回家越來越晚,越來越晚……

我的憤怒越來越大,我真的都不知道他在幹嘛。

因為我知道,我的先生不會亂來,因為他的個性是沒有女人會愛上他的。

可是他回家越來越晚了,慢慢地,我們分床睡了。

我們可能都經歷過這個過程,彼此就分開了。

我們倆就分開兩個房間,也沒有什麼話講。

先生回來越來越晚,回來就看桌上有沒有什麼可以吃,我也不想和他講話了。

講話?!他能告訴我什麼?不能啊!

有一次等他回來很晚,我就有點受不了了,你知道情緒是一種波折。

我就想問問他,你到底在幹嘛?打電話也不接,公司也沒有人,到底怎麼回事?

那時就想出門看,可是我往門外一看,發現他的車其實已經停在房子外的車位上了。

他不下車,原來他的車停在外面那麼久,他就是不下車。

我就更火了,等他進來。

他默默地進來,頭也不抬,他其實也不想看我,我們已經沒有什麼正目相交了。

然後基本上看看孩子,就要上樓。

我當時就受不了了,開始要爆了。

我有很多的挫折想給我先生,同時我希望在對話中他能給我答案

為什麼?你到底在做什麼?你為什麼讓我一個人承受?

我們做妻子的有好多委屈,因為能做的,我們都已經做了。可是先生你在做什麼?

雖然我知道他在賺錢,壓力很大,但我們都不會覺得他們的壓力會比我們更大。

可是我先生就是不說話。

我就一路追啊,追殺。

到最後,我看到他眼睛紅了。你知道,男人不會輕易落淚的。

突然,他“啊”了一聲,一口黃水噴出來。

我才知道他沒有吃飯,我才知道他也受不了了!

那時,我沒有想到我情緒爆發的時候,他的情緒也失控了。

可是我們還是不知道怎麼面對這個壓力。

我們兩個還是分睡在兩個房間,有時,我會想他晚上到底在幹嘛。

分房分那麼久,晚上又不回來,一個人關在房間會不會在做什麼壞事?

就想去偷偷看他。

結果,我經過兒子房間,發現我的先生跪在兒子床前。

我看到他的肩在抽動,我知道他在哭。

最讓我紮心的是,他連哭的情緒都在控制。

他沒有聲音啊,我知道他在保護他兒子的睡眠。

當時的我紮心到一個地步,我一直在尋找我情緒的出口,

但我沒有考慮到我的先生,一個男人,他的情緒出口在哪裡。

連他知道能把情緒流露出去時,他都沒有像我這樣釋放,他連哭聲都出不來。

就這樣跪在兒子身邊,一直在抽動。

那天我好難過,我只能在他後面,摸著他的肩膀,和他說“對不起”。

在那一刹那間,我發現我的先生釋放出來了。

那時他是真的要哭了,因為聲音已經哽出來了,他趕快把我拉出兒子房間。

他最要保護的是他的兒子!

他連要哭,聲音要出來的時候,他還是要保護他兒子的睡眠。

那天,我們倆抱在一起哭。

我才知道,我的先生和我一樣的脆弱。

我才開始瞭解,一個男人要抒解他的情緒,還要維護他堅強的表面。

那天,我問了他很多問題。

他開始看著我說“知道我為什麼那麼怕回家嗎?”

他說,我是一家之主啊!

照理說,家人不懂的,我都該懂。你們不知道燈泡怎麼換,都是我來換。

可是現在,我卻不知道怎麼教我的兒子,我也不知道我這個爸爸將來要怎麼做。

我根本不知道,面對我的妻子,我要怎麼行使一個保護者的角色。

我才知道他有那麼多的壓力在那裡!

我很誠心地和他說“對不起”!

我發現我把好多好多的論斷,好多好多的不滿壓制在他身上。

我也慢慢發現,他就像一個孩子。

像一個海綿,吸收了多少我的情緒,海綿越來越膨脹。

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他是配得的,他也可以把他的情緒抒發了。

我們跪在一起,我們互相原諒彼此。

我們跪在一起,重溫當年的結婚誓言。

看著對方,不管是貧賤,不管是病痛,不管是患難,不管是自閉症,絕對不可以把我們分開!

男人結婚後很少說那三個字。

但是那天,也是結婚後十幾年,

我的先生看著我,再次對我說 “我愛你”!

那天,我們父母先釋放了。

我們開始覺得,很多東西不是人人都能做的。

我們是基督徒,我們思想我們所信的是什麼。

我承認,那時我最大懷疑是什麼。

是我所信仰的神背叛了我,我做了很多,可現在我得到是什麼。

我最大的背叛就是我的信仰。

那時我才開始看,我信的到底是什麼。

我和我的先生只有一個要求:

不管自閉症的經歷是什麼,結果是什麼。

在中間,我們要看到榮耀。

每個人對榮耀的定義不一樣,我和先生要看到的榮耀是:

就算是自閉症,我的兒子一樣能回到他生命的呼召!

就算人家看他是灰燼,可是我們要在破鏡中看到榮美。

就算人家聽的是哭泣,我們要哭泣中聽到歡呼的聲音!

我們要經歷這個榮耀!

所以從那天開始,我們夫妻重新交換婚約,我們重新同心。

但一切從我們彼此的饒恕和求饒恕開始。

所以我很想和大家分享這個過程,這個過程真的很不容易。

可是破巢之下沒有完卵。

孩子成長的過程,從小孩變成少男,從少男會成為男人,

爸爸的角色很重要!

有時候,我們的先生,孩子的父親並不是很完美,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允許大家都犯錯,DTT當中都看到孩子犯錯

在犯錯中,我才經歷到愛的真諦是什麼。

愛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愛是不嫉妒,不張狂。

愛是不計算,不沾惡。

有時我們在爭吵中一直在計算彼此的惡,一直在揭彼此的瘡疤。

如果這樣做,愛能永無止息嗎?

所以,借著自閉症讓我們回歸愛的真諦!

我們所經歷的愛是一般有正常孩子家庭所體會不到的。

自閉症讓我們知道什麼是父母,

我們所花的心和智慧與別的父母是不是不一樣?

夠了!

當我們閉上雙眼,我們知道人生的每一種角色我們都經歷了。

一生中最重要的是父母的角色。

閉上眼睛時,我知道我做過媽媽,而且我不是一個養他的媽媽。

我真的是用我的生命去孕育這個孩子!

我真的是一位媽媽!

相信你能!

相信你的孩子!

更要相信自閉症絕對不是咒詛!

自閉症是祝福!!!

【瑾心老師專欄】:戰勝自閉症的幾率及20年後DTT教學的檢視

[瑾心老師專欄]: 戰勝自閉症的幾率及20年後DTT教學的檢視

2014年美國紐約時報真人真事報導
http://www.nytimes.com/2014/08/03/magazine/the-kids-who-beat-autism.html?_r=0
THe Kids Who Beas Autism

戰勝自閉症的孩子

Untitled 13

起初,這個男嬰一切發展正常,他也符合每一項發展的里程碑。但是,在他大約12個月大,這個男嬰的發展似乎倒退;約在2歲,他已經完全退縮在只有他自己的世界裡。不再有眼神的交流,似乎也聽不見,似乎不再理解以前他曾經說過的話;原有的隨和舉止竟惡化成暴怒和撞頭。母親說,"他曾一直都是非常喜樂的小傢伙;突然之間,原來的他逐漸消失、分崩離析。我真的已經無法描述我的悲傷。難以忍受的椎心之痛。我多想盡一切所能要尋回那個溫心和健康的孩子。"

幾個月後,小男孩班被診斷有自閉症。他的母親非常傷心。不久,
班的母親參加了一個自閉症會議,那裡有許多的自閉症臨床醫師、
研究人員和不少的絕望父母。

而在班小學二年級的時候,他所有的固執性行為都微不足道。醫生最後的結論,是班不再符合自
閉症的診斷標準,連輕微的跡象都沒有了。

班的母親是如何幫助班戰勝自閉症的呢?

點此閱讀瑾心老師全文翻譯

【瑾心老師專欄】:自閉症世界裡的飲食及生化真相 – 自閉症和亞斯柏格家長的必讀須知!

[瑾心老師專欄]:自閉症世界裡的飲食及生化真相 – 自閉症和亞斯柏格家長的必讀須知!

什麼都是固執性行為嗎?

什麼都是自我刺激行為嗎?

行為既然成為科學的範疇,
就要懂得察驗、求証、檢視資料、再察驗。

缺乏科學性的紀律訓練,
最容易聽到的理由就是歸咎於自閉症。

畢竟,
治療師不是生物學專家!

加州理工學院的神經生物學專家
及生物工程專家針對自閉症的行為,
特別專研並發現腸道細菌可能導致 ASD 類似的行為症狀。

我誠懇地勸你,
也是老中國人的智慧:
少壯不努力
老大徒傷悲!

所謂的成長一步一腳印 ,
尤其面對自閉症教育,
絕對不可以找捷徑!

孩子的認知不是炒股票,
以為小小的付出,
有可能 期待大大的回報率。

答案是
不可能!

因為成長
容不了
一絲的投機!

Subscribe to this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