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心老師心語】:「流淚谷的泉源之地」

「流淚谷的泉源之地」

「靠祢有力量….的,這人便為有福。他們經過流淚谷,叫這谷變為泉源之地。」(詩八十四5~6)

一位母親坐在我的身旁哭了起來。傷心家人不懂自閉症的沉重;傷心朋友不解自閉症中的孤單;傷心夫妻在自閉症中的無力。傷心眼看他人享受親子的美圖,自己卻身陷走不出人生谷底的曠野。

這其中的痛,我都知道。因為我是從曠野中走出來的!

我不是生意人,所以我不會告訴你花錢了事。尤其我們之間沒有任何經濟利益,我要告訴你的就是真相

我要告訴你,曠野的呼聲。

曠野,是遇見自己的地方。曠野,充滿了看不到未來的痛。而且痛,是一個非常私人的感受,只有自己知道被戳穿了完美掩蓋從未癒合的傷口。

痛是苦、是怨、是哭、是失心瘋。選擇的行為是攻擊;是逃避!是偽裝!是欺騙!是控告!是偷盜!

痛「定思」痛,定思:沉靜的思考。然而驚惶和恐懼是多麼容易讓人迷失方向的胡思亂想,卻在其中顯露無遺個人藏不住的生命內涵。

不少人是陷入無頭蒼蠅的模式拼命找方法;有些人是喃喃自語的自欺欺人陷在醉生夢成的幻覺中;最多的人是在曠野中拎著錢袋展開無向的追逐赤腳醫生;最可怕的貪婪,是靠幾個小時的講座或認證而沒有專業的學歷、更沒有嚴謹監督實習的臨床訓練;或是老家長在知識樹下用假公益和自家孩子的虛擬故事,偷截拼裝用話術的假象迷惑年輕自閉兒父母的信任,所隱藏的真實動機是步步進入自閉症家庭內圈錢。父母因著自閉症從陌生走近到彼此聚在一起,卻為了錢可以將公義和真相放兩旁,美其名曰是大家同心合力要量給自閉症大齡孩子充滿貪婪的環境。

公義和自由是並行和同行的,每一個人有自由意志選擇順從內心私慾的牽引,每一個人也必須承受選擇下的結果;問題的行為、甚至行為的問題絶對不都是因為自閉症,父母的身教影響對孩子來說是能成為正確的引導?還是誤導?

怎麼種就怎麼收!孩子是父母的產業,沒有人會替你負責。

身為自閉兒的基督徒父母,多少次我們的禱告是:「神啊!我來是為要照你的旨意行」(來10:7)因為這是耶穌用身教讓我們看明白在天父面前的態度。這話的預意極深,祂豈是靠「個人的風格」吸引我們脫離世界的轄制?這奇異的恩典,不是依靠我用力地大聲呼求主名,就會有神力將我的心思從貪婪的網羅中拉回來!

原來,僅僅知道天父的旨意只會帶來審判的痛苦,看到自己徒有一個虔誠的宗教外貌,只會使靈窒息而死亡。

自閉症催逼我們重新審視自己的內心。逐漸看清聖經的知識和自己喜歡的行為之間有矛盾;知道隱藏起來的自己其實離神的施恩寶座是那麼的遥遠;因為神揀選了世上愚拙的,為了使那些有智慧的羞愧;神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為了使那些強壯的羞愧(林前1:27)。在生命的曠野中,我們才知道誰能指著自己誇口呢?

腓立比書是保羅在監獄內寫的。整個書信的背景是在使徒行傳十六章6-40節。

如果我們仔細讀腓立比書, 多少是能深深地感受到使徒保羅的孤單。在信中他寫道:「因為我沒有別人同心,實在掛念你們的事,別人都求自己的事,不求耶穌基督的事。」(腓2: 20-21)

求自己的事,很難想像竟然是在自閉症的家難中謀求財利,所販賣的是什麼?自閉症,令人思考歸回生命存活的意義。

耶穌短短的33年歲月,走過人生我們難以想像的每一步孤單和背叛;耶穌徹底經歷了人性的醜陋、虛謊和忘恩。但耶穌捨下了自己的「痛」為了挽救迷失的你和我。

從一開始,有人說我的孩子可能診斷錯誤,說這話的人其實是挑戰國際聞名UCLA真正在自閉症科研人員的醫學專業。接著有人羨慕的說,因為我有美國的資源,近20年了,有多少帶著美國專業光環的自閉症教育人員去中國和台灣卻沒有重複我家成功的案例;有多少人沒有來過美國接受Lovaas Institute 訓練的敢教DTT,卻很少有人誠實地說DTT 的教育家庭化和個別化,所需要的不是花多少錢買到現成的教學內容,孩子47%的成功率是建立在父母被破碎而爆發的生命力。因為沒有人可以花錢改變曠野,孩子的獨特成長也不可能靠著遊戲規則和商業繪本去複製生命的價值!不需要花錢因為已經有人為你付出代價,所能得到不變的真理,是曠野中只有跟隨耶穌的腳蹤,才能真正地走進應許之地。

我只能告訴你,自己用生命所走出來的路徑。原來,曠野是伊甸!沙漠是耶和華的園囿。~(賽 51:3)


我從30歳開始,前12年是毫無保留的為自己的兒子活;後12年「自閉症覺醒」的工作是傾心盡力地為別人家的自閉症孩子活,再幾個禮拜兒子即將進入波士頓大學(Boston university),我知道已經將耶穌基督所“得著我的” 給他了。

傷心的母親阿,我願你得到這一位信實神的答應!尤其你是被耶穌基督寶血重價買來的,在人生的困境中不是找方法;而是要認識耶穌基督和祂口中的每一句話。

「賜華冠於錫安悲哀的人代替灰塵,喜樂油代替悲哀,讚美衣代替憂傷之靈,使他們稱為公義樹,是耶和華所栽的,叫祂得榮耀。」-(賽61: 3)

版權 2

messageImage 1533738306310

【瑾心老師心語】:生命的方舟

大約西亞在我們的書中曾經介紹過他

他參加了兒子的畢業典禮,送給他一個電腦,我才發現這個當初的大男孩現在有多優秀,當年高中生的他現在已經30多歲,兩個女兒一個四歲一個四個月,才剛買了第2棟自己的房子,他寫了一張卡片給兒子我也想送給大家,因為我看到的時候好感動!

卡片上寫到,「到了大學,有人會告訴你畢業之後如何學以致用的生存,等你畢業之後才發現學歷只是踩上求職之門的第一個階梯,剩下的就是你到底是誰的revealing。當我在教你(小約西亞)的時候,其實你教了我很多的生命故事,就是挪去了錢和夢想,我還有什麼?今天我將15年前你給我最寶貴的生命認知送給你,我在主裡最寶貝的小兄弟:謝謝你讓我在主的應許當中,在你的身上看到主的榮耀,也願你在下面的腳步要隨時經歷祂的應許和祂的榮耀,因為在祂,昨日今日和明日是一樣的。-你在主的哥哥大约西亞」

35646224 2048884471788745 2450011837136109568 n

84179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585050

生命的方舟——尋回那不可少的唯一

作者:Victor Wang

「我們多容易告訴神,自己面臨的問題有多大;卻很少告訴眾人,在我的問題中,神有多大!」

卸下屬靈的濃妝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康兒的診斷像一塊沉重的磚塊,打得我眼冒金星,再強的意志也瓦解了,我完全失去人生全盤的控制。

無數的日子我一樣開車去上班,到了公司,恐懼面對未來的迷茫使我癱瘓在停車場上,動彈不得;我俯在駕駛盤上痛哭,掙扎地要在短短幾分鐘內收拾自己的悲傷,正要下車面對日常的工作,眼淚卻像斷線的珠子,串流不止;我又躲回車上,讓淚水宣洩出我難以言盡的孤單和心痛。

我不知道該如何向別人解釋我所面對的人生風暴;理智上我知道需要堅強⋯⋯誰能替待我呢?此時的上帝,似乎消失在千里的雲霧之外;我的頭腦清楚地判斷,祂聽見我的泣訴(我知道聖經上白紙黑字的記載),但心中的憂慮卻無法釋懷。事實上,我的心充滿了無望的哀怨,我向祂嘶喊,「上帝啊,為什麼會允許這樣的事發生?」

「我的良朋密友因我的災病都躲在旁邊站著;我的親戚本家也遠遠的站立。」(詩篇 卅八11)

我們一直在尋求屬靈的勸慰,我們多希望能從「成熟的」基督徒那裡,得到信心的堅固和造就;但是我們所經歷的一切卻使我們更陷入靈裡的混亂和痛苦。許多人告訴我們要認清隱藏在內心的罪,我們被告知康兒的自閉症,是我們的罪和背逆的懲罰……我們又被告知缺少足夠的信心;如果我們的信心夠,上帝早就醫治康兒了……

其他的人告訴我們,自閉症是源於世代的屬靈咒詛……即使如此,我們依然低頭認罪,為自己、為父母,為我們不認識的祖先認罪,但任何奇蹟發生了嗎?沒有。事實上,我的心卻被「內在醫治」的律法錮禁在陰冷的地牢內,逐漸不相信重見天日的自由和盼望。

 生命的方舟 2

啟動護子保衛戰

在對抗自閉症的歷程中,尋找康兒 ABA/VB 教學的合適家教,是一項艱鉅的任務……許多年輕人瞭解到不是僅靠愛心陪伴康兒而已,還要遵守嚴謹的教學方法和內容,他們就在康兒的行為挑釁哭嚎下,紛紛離去。這不但耗盡瑾心的精力和體力,對康兒的學習進度而言,也造成了負面的影響。

然而,上帝有不同的看見。從那天起,祂為著康兒的好處,預備並帶來優秀的家教。他們不僅優秀,簡直棒透了,比先前離去的家教強太多了。更奇異的是,他們的出現不單單是教授康兒 ABA/VB 的知識;而是在康兒不同的生命季節需要上,被主人差來的忠心園丁。校長和牧師有所不知,但是我們心中太有數了-康兒不但不能用英文說出幾個字,他根本不會說中文。我不知道獨自在校長室的康兒說了什麼語言,無論是什麼,都是出於上帝的,這是從上帝而來的一個親吻。

生命的方舟 3

打破屬靈的自閉症

一開始,上帝提醒我自己曾讀過韓國趙鏞基牧師的見證。他鼓勵所有的基督徒列出祈禱所求的詳細項目。於是我著手寫下康兒所有的自閉症徵兆,一張紙密密麻麻地列出康兒全部「不對勁」的現狀,我要看到 神的醫治!逐漸地、但確信地,我真的看到這些症狀在康兒的生命中消失。每年的感恩節,我親手劃掉不再出現的自閉症行為,上帝正在做美好的事,祂不僅醫治了康兒;更重要的是,藉著自閉症,祂醫治了我的家。

在面對幫助康兒擺脫自閉症綑綁的歷程中,上帝用光揭露了我靈魂深處所有隱而未現的心瘡,我掙扎地抗辯我沒有錯;是我父母的錯,是我哥哥和姊姊們的錯,為什麼我要主動修好?上帝知道我是軟弱的,當我願意悔改並踏出信心的一小步,祂就開始啟動釋放的工作,這是一個面對並鏟除自己驕傲、盲目崇拜世界虛榮的複雜手術。

生命的方舟 5

奇妙又奇妙的事

巴掌大的雲氣帶來傾盆大雨,結束了以利亞日子的乾旱;而那根在康兒內唇裡的小韌帶,是那朵巴掌大的雲氣「再現」。對上帝而言,可能是微不足道的「小」神蹟;但這對我們而言,卻是巨大的震撼使我們覺醒。這是上帝留下的「小」證據;也是將來要成就超出我們所求所想的兆頭。

我們欣喜地讚美上帝的作為,突然間,驚奇的事發生了!我們聽見從後座傳來的天使之音,輕脆又清晰地哼唱著:「我有喜樂、喜樂、喜樂,在我心中,在我心中……」不可思議的一刻,是康兒在唱歌!你要了解康兒在這個時候,能說的句子最多只有三個字。而且大多數情況下,需要提示他用仿音的方法才說的出來。現在他在唱一首歌,音符串起了許多字!哦,這是上帝可畏的工作!

尋回那不可少的唯一

2012 年的夏天,康兒已成長為一位十三歲的少男,能獨立地與一般正常的孩子一起上學求知……

從被診斷有自閉症的那天起,這個家庭的生命方舟已整整漂過十年驚駭又可畏的自閉症之旅。我們怎敢誇耀康兒的康復和成就呢?卻要謹慎地見證出上帝在每一步的癒合之路上所留下的榮耀記號。這段自閉症的心路歷程,雖充滿了悲傷、絕望的心碎,但在每一小步的信心依靠,都看到上帝累進的醫治工作;祂不僅要恢復我們肉體的強壯,更在乎興旺我們屬靈的生命。

上帝的愛,不會使我們免於痛苦、疾病和死亡;雖然祂經常出手搭救我們免於災害。祂的愛,是將自己毫無保留的傾出給我們,使我們享有祂一切的榮耀、權柄和良善。而我們卻往往用世界的標準,健康、財富和物質方面的東西來衡量祂對我們的愛⋯⋯生命的方舟航行到現階段的旅途,我領悟到一切過程中的主角,不是關乎我這個人,也不是關乎康兒,更不是自閉症;而是只關乎祂,耶穌基督,那不可少的唯一。

生命的方舟 4

文章網站連結:生命的方舟——尋回那不可少的唯一 

版權 2

【瑾心老師心語】:將生命裡面的給他

自閉症的世界裡沒有新事。重覆的如同山谷回音講述著父母的情感問題、家人對自閉症教育的不支援、家庭經濟的狀況、投資沒有科學研究實證的生物療法和玩出聰明的整盤、家長自身的體弱多病,還有自稱不夠聰明學不會ABA 的行為介入應用⋯⋯;像緩緩的流沙,無聲無息的淹沒孩子的甦醒。

我們理直氣壯的衡量所付出的愛,已經按照自身的能力供給自閉症孩子有娛樂的享受、養他飽飯沒事、又浪擲時間穿梭在不同的早療資源中心,父母彷彿失去了自己的生活,若再面對到底什麼是愛的話題,這真是個令人感到言重難以承受的欲加之痛!

冷靜下來,細細品味一心以為愛是什麼?在於物質生活的滿足嗎?擁有多少整不清理還亂的玩具嗎?出門在外享受多少美味食品嗎?去了多少孩子不知為何而來、來而為何的遊玩勝地嗎?還是掏出多少血汗錢以送他去了洋名進口䀚貴的教育機構嗎?甚至極盡所能的幫助他在興趣班中有培養藝術嗜好的機會!

還有呢?我們是否能換一個方向,來檢視什麼是「給出自己裡面有的」?

若父母從不檢視自己在自閉症真知上沒有學習的專心與恆心,只想用藥改善孩子的注意力不集中父母不改變自身的身教態度,卻一直指是孩子的自閉症的固執性難以調整;父母只想找到他人簡易的經驗分享成為立即提示,卻一直擔憂自閉症孩子沒有思考的獨立性父母很懂得模仿剽截各類好記好用的教學資源,卻一再強調學校的老師不認識也不懂判斷自閉症孩子的學習優勢父母在家中只會依從孩子感官發洩或輸入的配合,卻指責學校不瞭解自閉症以能保護孩子免於感官的刺激父母以為ABA 教育就是重覆仿音學說話加上桌面圖片標示,卻不知道如何遠慮眼前的一切訓練,所帶出的社會性實證果效在哪裡?

版權 2

等到自閉症兒童大齡了,被時間追著害怕,才警覺到一個至重要的問題:「如果生他的父母都想不到童年時光之後的內容該如何,對於領薪工作的人員會替你的孩子想到更多嗎?」難怪,自閉症孩子的認知一出家門和機構的大門是支離破碎的不堪一擊

然後,心慌意亂的我們再積極參與加入各類家長互助會,用力的尋找他人分享的方法,以盼能套用拼裝而補貼認知的差距。父母真的好辛苦呀!極力想撕掉過去的錯誤認知連結、要修改成現今才知道原來是正確的人際觀念,結果自閉症孩子的成長故事成了見步行步,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拼命補洞的破網

大齡自閉症兒童一晃就是青少年,父母再竭盡所能地大聲疾呼社會機構的接收、怪社會大眾的愛心不足、控訴社工人員的專業服務缺乏...,什麼時候才會思考到卸不了被纏住非得負責的最後之人,是誰呢?

父母阿,自閉症的世界裡,如同正常孩子學習的過程是絕對沒有捷徑的。為什麼依然看到許多父母選擇裝瘋賣傻的自欺於孩子短暫快樂的畫面,我卻也興奮於有人堅持默默地忍耐到底,要親身領著孩子走向正確的應許之途

無可否認的,生命的過程總有累的時候,但誰也無法替代他人走完人生之路,我們只需要有人摟住肩頭告訴自己,邁進的目標是真實存在的,為父則剛為母則強的心志,是能堅持牽手繼續地走下去。乏了,只需要有人告訴我們起初的愛和動力,叮嚀莫忘初衷、痛定思痛的體會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的順服

生命的過程總有為誰辛苦為誰忙的疑惑,我們都有幾乎要放棄之時,非常需要的只是有人在身旁堅固自己的信心,用生命的故事告訴我一路必有主的同行。迷失了,也才真正明白主的話語是一生道路上的腳前燈路上光。

自閉症的覺醒,絕對不可能強調集眾壯膽就能走出一條「易路風光」的產業大道;而是領受到自閉症是使人低頭深深地審思人生的「義路風景」。

2001年,因著兒子的重度自閉症診斷,我很想認識眼睛看不見、耳朵聽不到的海倫凱勒是如何學習認識環境,是如何達到生命不可能的高度?尤其在她的自傳中有一句話震撼了我的信仰根基。「你們看到的世界是人手所造的,我所看到的世界是有神的榮耀!

想想吧!在聽不見的世界中,她的説話至今有人在聽!在看不見的世界中,她看到我們眼明的人所看不到的榮耀!這是何等奇妙可畏的生命見證!

我心所惦念的自閉兒的父母阿,自閉症的得勝與甦醒不是求孩子能聰明會考試、也不是調適有銳利反應善於生存、更不是要走上父母爾虞我詐用盡心機所鋪成的成功道路而是要求智慧真理、是認識生命存活的意義,並知道不偏左右,要走在有主凡事留下榜樣的生命之道。然而,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這等人你要躲開;僅此一生數算歲月,願走窄路、進窄門,在自閉症中認真領受「因他受的鞭傷 ,我們得醫治」的應許。

我的兒子現在的生命季節已經開始要駛向馬路如虎口的文化叢林了!

080402

080403

記憶飛快的放映他的成長片段。這個小男孩教會了我什麼叫做「成長」;自閉症教了我什麼叫做「無條件的愛」。

成長就是這樣,如同在學走路的童年,會跌倒受傷哭泣又要站起來繼續走下去,是痛阿,但是涙水伴隨著獨立行走的喜悅是成長必經的訓練。

孩子開始開車,一向是爸媽掛慮的另一個關卡,這兩張照片放在一起,真是又傷感,又得意;又喜樂,又有擔憂啊!

兒子阿,你得接受這個世界會帶給你的所有傷害,然後謙卑地學習靠主剛強壯膽的使信心長大。不要輕易陷入眼前的利益以衡量生活的幸與不幸,要相信在上帝的心意中,我們一切的好處都不會在祂以外,只要你認識十字架上的應許,並珍惜主耶穌基督已經凡事為我們立下了榜樣。」-by 媽

自閉症是聽了又聽,卻不明白;看了又看,卻不曉得。(賽6:9)自己成長有心智成熟歷練的自閉兒父母阿,我們是否願意經歷這位生命之主信實的應許?「棄絕管教的,輕看自己的生命;聽從責備的,卻得智慧。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得勝的,我必將神樂園中生命樹的果子賜給他吃。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看見“神!」~(箴15:32、啟2:7、太5:8)

耶穌問他們:「你們相信我能做這件事嗎?」他們回答說:「主啊,是的,我們信。」~太9:28

延伸閱讀

 

 

 

Subscribe to this RSS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