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心老師ABC自閉症案例分析解答系列(一)

玉瓶必先打破, 香膏才能流出!

葡萄必先壓碎, 才能釀成醇酒!

未經擊傷、未經破碎、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的人,是少有用處的;這些道理我們都懂、也很會教導人。

當我們看自閉症展現了孤立自私、高傲氣盛、只關心自己既得利益的好處。父母為了保護孩子的舒適不受到干擾,好容易自憐被激怒,並常常埋怨没人懂自閉症是固執的不可能改變!

自我中心的人, 是孤獨的! 也是孤立的! 他們總是掙扎於要求配合、又深深陷在期待能突破現狀的自欺糾結裡。    

自我中心的人, 要求身邊的人擁抱他的孤寂, 用笑臉回應他的張狂, 高舉「人人為我,我也為我」的融合世界裡,這是他們饑渴想望的縱容之愛。

一顆在自愛、自負和利己價值滋潤下所養大的天之嬌子,愛, 成了溺害! 成了欺罔! 成了頑強的自閉枷鎖。

不解的是, 愛他又不信他能改, 盲目地擴展自閉的勢力;愛他又不信他能學, 允許巨大的放棄姑息在其中!

若父母的價值定義吃喝睡卧、自尊享樂、平安和喜樂是凡事沒有後果的責任;那活著,自閉症的現象是再正常不過了。

這豈不是當今台灣最時尚的親子教育嗎!心理學是來自歐美拓荒探險的文化資產,但只有本土書院專備敢講心理的知識份子,卻因為不懂歐美獨立挑戰的環境價值,就隨意將愛的放手,無知地解釋成了接納任憑的放肆!中翻英文表面字義,將正確行為支援(Positive Behavior  Support) 自以為是地解釋成了不可以跟自閉症孩子說"No!" 卻沒有人思考No 這麼簡單的一個字,在社會溝通上、法律上是多麽重要的內容。

Lovaas 教育 47%成功率的複製,絕對不是全在於桌上教學的內容,而是在於行為和結果之間的邏輯思考訓練(A-B-C)。

以上的邏輯我給了你,如果父母依舊想不通,又如何期待自閉症的孩子長大了就 “自己會” 想通呢?

延伸閱讀以了解「正確行為支援」(PBS) 的觀念,請點擊免費電子書ABA的四大教學。

http://www.autismawakening.org/eBook/From%20Observation%20to%20Teachng%20ABA%20Proper%20Understanding/html/index.html

臺北皓媽案例分析

一、基本資料:皓皓,男,4歲9個月,在3歲確診為輕度自閉症(2歲半時醫生懷疑,直到3歲確診)。確診後,開始在臺北的台大醫院、亞東醫院、杏誠診所接受感統、語言、心理、團戲等早療課程。我們上個月底開始閱讀生命的裝備,及自閉症覺醒網站上的資料。孩子會仿說,在開始操練黃金四原則之後,眼神注意力明顯增加,會說謝謝,在一些場合也會回應其他簡單的話(例如Hi、早、對不起)。

二、想要處理的問題行為:孩子會摸甚至聞他人的腳.

A:在自己家裡、別人家裡、公園,遇到光著腳丫或是露出一截小腿的人,他會去摸,甚至有時還會靠過去聞。

幾個心中的判斷:

(1)即使他手上有正在玩的玩具,他也會被腳吸引,所以判斷不是因為無聊。

(2)有時是和對方互動到一半,他才湊過去或蹲下去摸腳,所以判斷不是為了吸引注意力。

(3)判斷是因為他覺得好玩,或單純被吸引。同時也懷疑是因為去年十月妹妹出生後,大人會玩妹妹的腳,甚至去聞,並且說好香(但在妹妹出生之前,他已經對穿絲襪或褲襪的人很感興趣,例如,商店裡的陌生人,他會不斷地想繞過去附近或旁邊)

B:摸他人(男生/女生/大人/小孩)的腳,甚至去聞。觀察到,若腳看起來黑黑髒髒的,他就不會去摸。

C:[若在家裡]:

1.摸他人的腳,會馬上要求他站在固定椅子上罰站手舉高10分鐘,並且告知他別人會覺得摸腳很奇怪,別人不喜歡。

2.在罰站到第三次之後,他摸腳的次數減少了,但有時還是會想去摸。他開始會先看一下對方(可以感覺到他知道這個行為不可以,但他還是想試試看),我們(外公/外婆/爸爸/媽媽)會把腳收起來,或是用手攔住他,告訴他:「皓皓,你知道這樣不可以,會罰站,要學習控制」,五次裡面有三次,他會把手收起來,並轉去作其他事,但還會有兩次去摸對方的腳。若他摸了,我們還是要求馬上去罰站手舉高。

[若在外面(例如溜滑梯)]:

看到他有想摸人腳的意圖時,我們會攔住他,告訴他「這不可以,要控制自己,摸腳腳回家要罰站」。但有時候沒法攔截到。(反思需調整之處:在外溜滑梯時,若沒攔住,他還是摸了其他人的腳,應立刻剝奪所愛,宣佈溜滑梯時間結束,馬上回家。)

家長操練的疑問:

我們的作法還是沒法阻止讓他對他人的腳感興趣,而去摸他人的腳。請教老師,是否不管在家或在外,我們不應該攔住他去摸他人的腳,而是在旁邊看,等到他摸他人腳之後,就立即處罰?或是我們的方法中有其他我們不明白的錯誤?

【瑾心老師解答】

按照這位家長給我的資料,同時我也希望家長們也要回到我們在做DTT行為介入11個小時所有課程的操作,皓媽的資料已經告訴我,這個孩子行為的A前因連結非常的複雜,這個孩子在感統、語言、心理、團體遊戲裡,我現在問一件事情,我在前面的教學中提到,我們在看到孩子問題行為的時候,我們要思考孩子是如何習得這項問題行為的。當我們在看前因控制的環境時,我已經發現這個父母把孩子擺在不同的教學中,所以前因已經很難控制了。我基本上能給你一個C,但是這個C,我用個比喻來解釋,就好像一個游泳池從來不清潔,滿池的污水,最後滋生了蚊子,我們用C可以用滅蚊器把這批蚊子消滅,但是如果游泳池的主人不懂得如何改進自家的環境衛生,下一批蚊子會繼續產生。所以我解釋我能給你一個C的介入,但是如果你的A,包括感統、語言、心理、團訓,所有的治療師卻有不同的教法、不同的解讀,你ABC的C的介入是一定會失敗的。所以我在這裡先解釋清楚,DTT不是只有父母在家配合做就好了,DTT的密集性和一致性就是在於一個團隊的價值觀都一樣。因為自閉症其中最明顯的特質就是固執性,這個行為為什麼會被孩子記住,孩子為什麼會選擇這個問題行為來滿足,我相信你一定說是感統,因為你的孩子可能放在感統,其他的介入或替代行為都沒有用了,孩子就一直在感統中。

請你思考一個問題,不管在家裡你讓孩子罰站,在我的教學當中,你並沒有好好地把11小時的教學聽完,我要問你一個問題,你現在在家裡的處罰,出了家的門,誰可以替代這個功能。按照這位皓媽給我的資料,我基本上只能從ABC的C做災情控制,但是一個孩子行為能被矯正,最重要的就是前因的控制。你的前因已經複雜化,我就用C來做介入,但是這個C會不會成功,就看這個團隊的系統有沒有一致性的配合。

第一,當你告訴我,這個孩子在家裡、別人家、甚至外面的公園,都有摸別人腳或聞別人腳的行為,也就是告訴我這個行為已經完全泛化了,這個行為一定在診所裡有產生,這個行為產生,其他治療師給以的C是什麼?這個C跟在家裡的C有沒有一致性?我完全沒有這個資料;第二,你告訴我,這個孩子會摸別人的腳,但是他不會摸黑黑髒髒的腳,很明顯孩子這個行為是可控制的,這是故意性的行為,一旦是故意性,就跟感統毫不相干,感統就像你沒有辦法控制你的感官神經,所以當一個孩子的問題行為是可控制、有選擇性的,我再清楚地說一次,跟感統沒有關係。

現在你告訴我一個C的資料,當這個行為產生的時候,因為你要消滅這個行為,你選擇了一個處罰就是這個孩子會被站在固定的椅子上,罰站、手舉高十分鐘。我請問這樣的處罰,很明顯孩子的行為沒有改變,也沒有消弱,就表示這個處罰的方法不對了。按照ABC的專業操作,一個孩子的行為產生,不管是我們要的或是我們要消弱的,這個C必須是立即性。但是我看你給我的文書介紹中,這個孩子問題行為產生,C的介入並沒有立即性。基本上是會用說理的態度去說服孩子.

我請家長們思考和明白一件事情,正增強物,我們很會立即給孩子,因為我們要這個行為增強。但同樣是ABC的原則,如果這個行為是我們不要的,孩子必須體驗到立即性C的介入。同時在我的教學當中,我有講過,每三個月一定要評估增強物和處罰物,很明顯這位家長,尤其媽媽,你孩子面對你這樣的處罰沒有用。沒有用的原因有幾點:第一,按照我11小時教學當中介紹的ABA,Skinner其中的一個案例賭博性---鴿子的行為,這個孩子行為的產生在家裡或許會被延遲,會等到父母說教之後,才會被處罰。同樣的行為(按照父母所給的資料)孩子在診所或是其他治療師那裡,也沒有得到相同的C的介入,孩子就會被培養成一個賭徒的心態,認為這個行為不一定會被處罰,而且這個處罰對他來講不痛,也就是增強物是孩子所喜歡的。明顯你的處罰不是孩子所怕的,你的ABA治療師是誰,你已經把孩子的時間表排得這麼滿,其他的治療師又如何處理這個行為?第二,這個孩子在許多不同的資源當中,同樣的問題行為選擇性地產生,治療師所處理這個C的態度的立即性以及治療師所處理這個孩子處罰的行為是否是一樣的?我在此提醒在11個小時的教學中,你必須要認識什麼是ABA,任何的ABA都要回到Skinner的基礎。Skinner已經很清楚地告訴我們,一個鴿子的賭徒行為,跟這個A孩子的認知有直接的關係。

我現在可以讓你來思考一個C的災情控制,但是你的A是我沒有辦法控制的,這其中的變數太大了。第一,我要你重新提供C,孩子面對站在椅子上高舉手十分鐘,這個C的介入是否立即性?第二,很明顯,孩子已經不怕這個處罰,所以,你必須要評估他所怕的是什麼?如果你第一個反應是說怕就是要打他,甚至有人說怕就要把孩子關在黑屋,有這樣處罰的治療師都是完全不明白什麼叫ABA,因為最重要C的介入就是孩子出了家的大門,這個功能是可以被別人替代的。所以當出了家的大門,同樣的行為,你不希望你的孩子被人家打才會停止,也不希望你的孩子被關,他才會懂得調整,你這樣的處罰的C就一定要調整。量身定做就在這裡,你一定要説明我認識你的孩子,很明顯,按照你給我的資料,你似乎也不知道你的孩子怕什麼。我在這裡舉個例,我的兒子在四歲多的時候,他最怕一件事情就是怕我們把他擺在後院。在美國的後院有很多草,當時他是踮著腳走路的,他的腳底板很怕草,我們那時不需要做什麼感統。如果今天孩子選擇做了一件行為是我們禁止的,而且孩子很清楚地知道這個行為是不被接納的,我們的立即的C就是馬上把他帶到後院去,馬上讓他的雙腳沒有任何的鞋子就站在草地上面,他不管怎麼跳或叫,我們就當作讓他運動,讓這個孩子同時被處罰的情況下,他的腳掌能慢慢地經歷到能接觸草皮,到最後他的故意行為就必須要選擇聽從父母,還是要他的腳掌落在草地上。

我很希望家長們好好地把11個小時的講課能用筆記把它記下來。因為我先前教課,所有的家長不收費,但是他們都需要交作業的,必須要按照我的方式來學DTT,孩子的進步都是可以用時間來計算,而且有證據可以顯示。皓媽的資料讓我看到孩子的時間都是排滿的,所以孩子會在家裡的時間都是吃完晚飯休息的時候,我現在要提醒你的是:第一,C的立即性;第二,你的團隊執行的C是否於一致性;最後,我要提醒你的是,你孩子的處罰物的功能不明顯,你要調整,但是只有父母你知道孩子怕什麼。

 

【延伸閱讀】

DTT 系統學習請連結

穩紮穩打的DTT教育裝備

瑾心老師電子書系列連結

DTT在遊戲教學的正確應用(下)

面對自閉症的行為問題 (一): 父母的態度

【附記】這是瑾心老師在中國的免費qq教學內容。我之前想過這件事情,能真心想要學dtt的家長其實在乎的不是錢的糾紛,而是挪去了錢,没有公義、誠實和感恩的心,我们家長還有什麽良善給孩子?

我為瑾心老师不平。我要說,我不懂這些人(杭州星覚醒)的邏輯,不要臉也要有個極限,利用原本關閉的中國自閉症覺醒網站發文攻擊瑾心老师和奇異恩典的網站,但是所有的資源都是無償提供給自閉症家長,我們偷什麼了嗎?願意寫文章出來分享的家長難道是為了寫文章賺錢嗎?重點是這些文章是學了誰的教學而來的?我覺得盲從的家長笨到連分辨是非的能力都沒有了,有沒有搞清楚,利用瑾心老師教學賣錢的73萬人民幣是在杭州星覚醒的帳戶耶,但杭州多媽(刘英姝)到處截圖抹黑就是不公開賬本,因為賬本一出,真相即清。就請出示具体簽字同意的授权契約,和星覺醒收支的賬本,大家就一目了瞭在自閉症世界中窃取智慧財產又偽善以斂財的是誰。

附記圖1附記圖2

附記圖3

 有些老家長利用孩子自閉症成功的假象浮誇藉以賣教學謀財,然而時間是不矯情的法官,孩子的年齡越來越大,紙是包不住火,總是會被打回原形的,大齡的孩子真正離開父母的臂膀走入人群的時候,能不能獨立生存,獨立面對真實的社會,這個時候才是評斷有沒有成功的標準所在,背信棄義就是為了錢,結果孩子的生命品質窮的只剩下父母拐騙的贓款,老夏娃竟得意地與魔鬼古蛇同謀高舉知識樹的果子,出賣了贖不回的靈魂,換來永恆的黑暗。貪欲使人無所不為。藉由孩子自閉症而圈錢的家長,是很難在任何時候用內心誠實愛自己的兒女,這二者就彷彿上帝和財神一樣,形同冰炭,不是輕這個、就是重那個。

附記圖4

自閉症覺醒10年耕耘的期待:得以長大成人.